言情小說

關於部落格
言情小說
  • 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京動物園原副園長被判無期:破紙箱里藏600餘萬現金

  【原標題:禮盒堆成山,驚著檢察官】   肖紹祥正在接受審判   房山區藏匿財物的空房及房內部分現金   2014年12月19日,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對肖紹祥涉嫌貪污罪、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一案予以宣判。法院認定肖紹祥犯貪污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犯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決定對其數罪並罰,執行無期徒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肖紹祥,他曾是陶然亭公園和北京動物園的領導,是一名普通的公園管理者,但他卻成為了一個千萬級的巨貪人物。原來,他在擔任園區領導期間利用手握的基建工程權進行貪污、受賄活動。   該案案發後,負責調查的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的辦案幹警難忘這樣一幕:案件偵查過程中,他們在肖紹祥的一處空房中發現了堆積成山的名煙、名酒和各種禮品,並且在屋內破紙箱里還發現了600餘萬元現金。   署名舉報被重視   2011年12月26日,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反貪局接到了一封署名舉報信。該信舉報時任北京陶然亭公園園長的肖紹祥擅自將公園部分場地、設施對外出租,從中牟利……接到該舉報線索後該院反貪局立即指定了承辦人調查核實此信息。   承辦人對舉報的內容展開調查,發現部分內容屬實,但卻達不到刑事立案標準。若肖紹祥真的是清白的,那舉報人為什麼要署名?其中必有原因。隨即,承辦人對被舉報人的財產也進行了調查,如果其財產狀況沒有問題,那關於這封舉報信的初查也就到此為止。沒想到,在調查其財產狀況時,一條線索引起了承辦人的註意。   承辦人得知,肖紹祥的兒子前不久剛買了一套房子,認為該房可能與肖紹祥有關,便針對支付房款的賬戶進行了調查。調查中,承辦人發現肖紹祥之子用來支付買房款的賬戶內有多筆大額現金存入,按常理,若在銀行中有大筆金錢往來,直接轉賬或者匯款更為簡便,沒必要通過現金方式支取再存入。不用簡便的方式卻用繁瑣的方法,難道想掩飾這些資金的來源?   於是,承辦人針對這些存款進行了詳細的調查,最終在一筆近70萬元的存款中發現了“蛛絲馬跡”,追查後發現該賬戶中有14筆資金均是從“石峰經營部”的對公賬戶中划出來的,然後才存到了肖紹祥兒子的賬戶中。承辦人分析認為“石峰經營部”的這個賬戶很可能存在問題,於是找到了開戶人邱安平。   邱安平在面對承辦該案的檢察官時承認“石峰經營部”是他註冊成立,但他不知道在那家銀行開戶的情況,也不知道賬內資金往來的事情。他說這個賬戶實際上由肖紹祥個人掌控。承辦人經過詳細的詢問和調查取證後,認為這筆錢並不是“石峰經營部”向肖紹祥的行賄款。   但這個賬戶有多筆資金進出,流水金額達4000多萬元,定期存款1400萬元。承辦人認為這個賬戶背後一定隱藏著更大的秘密。   2013年3月3日,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以涉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對肖紹祥立案偵查。    空房藏錢600萬   偵查過程中,承辦人又發現肖紹祥另有涉嫌貪污、受賄的犯罪事實,還搜集到了另一個重要線索:肖紹祥在北京市房山區有一所房子,裡面可能有與案件相關的重要證據。該案反貪局幹警在2013年6月來到該房進行搜查,結果出人意料。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兩居室,窗戶和卧室的門都緊關著,陽臺和客廳堆放著一些雜物,看樣子這裡長期沒人居住。當承辦人推開一間卧室的門時,眼前的景象讓承辦人大吃一驚——房間里全是名煙、名酒以及山珍海味等禮品盒,這些禮品堆在一起接近一人高、像小山一樣。   承辦人對這些禮品盒進行檢查的時候,赫然發現堆放在最下麵的幾個盒子里居然全都塞滿了成捆的現金。隨後,承辦人又在客廳、陽臺等地方發現數個裝有現金的袋子,承辦人把所有現金彙總到一起清點,發現共有現金600萬餘元。除了現金,還有存單、存摺以及股權證書等。   承辦人對肖紹祥進行訊問,他辯稱這些現金是有人找自己幫著買房的錢,而當問及是幫誰買房時,肖紹祥又說那些現金都是自己的。當問到現金的來源時,肖紹祥先稱說不清,後來又說是自己倒騰石頭、鋼材等生意掙的錢,當承辦人問到是和誰進行的生意時,他又改口說是自己下班後開黑車掙來的。直到訊問即將結束,他又改口說這些錢是自己和一個朋友的,但具體裡面有多少是自己的仍然不能說清。肖紹祥的辯解理由稍瞬即變,承辦人決定展開進一步的偵查工作。爭取通過證據還原肖紹祥的犯罪事實。    虛開發票暗吞款   2011年6月,陶然亭公園決定對休息游廊進行施工,工程預算造價45萬元,與玉潤裝飾中心簽訂了工程施工合同,時任陶然亭公園園長的肖紹祥指示基建處在7月份預付工程款20餘萬元,8月底又付工程進度款15萬元,玉潤裝飾中心也開具了兩張金額為20餘萬元和15萬元的發票。   隨著工程的進展,該休息游廊工程結算審核金額最終調整為70餘萬元。根據肖紹祥的意見,整個休息游廊工程共給玉潤裝飾中心68萬,即還差30多萬元工程尾款,加上此前另一項改造工程的尾款10餘萬元,陶然亭公園開具了一張40餘萬元的支票給了玉潤裝飾中心。按正常規則,玉潤裝飾中心也應該相應地出具一張40餘萬元的發票,但肖紹祥卻要求對方按游廊工程的審核金額70餘萬元開具發票,又讓公園財務開出了一張近30萬元的支票交給自己,對於這筆款項的用途,肖紹祥沒有說明。   其實,最後一張近30萬元的支票已被肖紹祥轉入自己控制的“石峰經營部”的賬戶內據為己有。承辦人在調取陶然亭公園憑證對賬時發現,被肖紹祥據為己有的30萬元的支票和結算工程尾款的40餘萬元恰恰是用玉潤裝飾中心最後給肖紹祥開具的70餘萬元的發票平賬,所以肖紹祥的貪污行為沒有被髮現。    工程牟利超千萬   2006年至2008年間,肖紹祥時任北京動物園副園長,主管基建工作。在此期間,動物園進行了六項招投標工程,肖紹祥抓住這些機會,以要求中標單位給動物園返還工程款的方式先後貪污1000多萬元。   按正常程序,動物園與中標公司簽訂施工合同後,根據合同約定,以預付款和進度款的方式將款項打給中標單位。待工程完成驗收後,動物園會對相應工程的工程款進行審核,實行多退少補的政策。   2006年至2008年,動物園有6個招投標項目,都經過正常招標程序但並未進行正常的施工和工程款結算。根據肖紹祥的安排,中標單位沒有參與施工或沒有參與全部工程施工,他安排中標單位以外的其他單位進行實際施工,中標單位將工程款的其中一部分返給動物園後,基建科工作人員按照肖紹祥的指示給實際施工的單位結算工程款。   承辦人發現2008年動物園獸舍改造項目的中標單位收到動物園工程款400餘萬元,並給動物園開具了相應數額的發票。但該中標單位並未參與施工,只收取了一定比例的管理費,在收到動物園工程款後返給動物園5筆工程款支票,數額為330萬餘元。肖紹祥收到這5筆錢後全部轉到“石峰經營部”銀行賬戶中。   錢被轉到別處但工程還是要繼續,工程款也要支付。此時,動物園的自留資金被啟用。按正常程序,工程款支付應首先使用上級單位的工程撥款,如果該撥款不足以支付工程款,則動用動物園自留資金。但這幾項工程撥款已被肖紹祥截留,因此在肖紹祥的授意下餘下的工程款便使用自留資金支付。   “小錢”照樣囊中收   承辦人在偵查過程中發現,一個擁有千萬財富的人在發放職工獎金時將剩下的錢裝進了自己的口袋。   2012年6月,肖紹祥以風箏節給職工發獎金為由,用虛假髮票從陶然亭公園領取了近6萬元的支票,而給職工發獎金時只用了不到5萬元,剩下的1萬多元則收入自己囊中。   據該案承辦人介紹,肖紹祥性格內向,在園林業資歷甚高,精通業務,工作中一向說一不二,需要下屬做事時,僅僅是直接授意下屬怎麼去做,從來不作任何解釋,而下屬也習慣了肖紹祥的行事風格,向來不多問。這也加大了辦案難度,當承辦人瞭解取證時,得到的信息極為零碎,錶面上彼此之間的關聯度不大。   若將肖紹祥所有的犯罪行為比作一幅拼圖,那每筆犯罪事實都是其中的一塊,調查過程就是把這雜亂無章的拼圖複原。   這幅圖一拼就是一個春夏秋冬的輪迴。2014年12月19日,一審判決結果的宣佈,是對不辭辛苦的一線偵查員們最大的褒獎。(文中除肖紹祥外均為化名)  (原標題:北京動物園原副園長被判無期:破紙箱里藏600餘萬現金)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